生日快乐

今天有晚辈过生日,让我想起了有关生日的那些事。

 

在我做母亲之前,我对生日的感受是肤浅的。

生日快乐

孩提时生日便是那顿油炸糕。我的生日是阴历腊月十八,临近年根。在老家年根前有许多事要做,从腊八做粥开始,摊黄,煮肉,冻豆腐,炸豆腐,炸糕, 这一切都要在二十三小年之前做完,二十四扫房日,打扫完房子,新刷的墙,新糊的顶棚,新糊的窗纸,还有新贴的窗花,这之后是不能做油烟大、蒸气大的活的,以免这年没过就又烟熏汽燎了。炸年糕母亲便选在我的生日这天,意寓步步登(糕)高。在这头两天便开始淘米,晾米,磨面,煮豆馅。到这天全家人早早的起来,和面,烧水,蒸糕。蒸糕是技术活,软了硬了都不行。要先饲面,相当于面肥,就是将和好的小部分面放在壁厚的瓷盆里坐在热水锅中煮,开锅熄火,晾凉再烧,不能蒸熟,几个反复后再将盆里的面掺到大堆面中,和匀。据说饲过面的糕,色泽红润,口感微甜。这时才开始正式蒸糕,笼屉上铺好蒸布,将和好的面捏成窝头,先蒸熟,尝尝软硬决定后面要撒的面的干湿程度,然后将窝头搅散,开始一层层往上面撒半湿的面。撒一层蒸一会儿,再撒层再蒸会儿,直至撒完蒸熟。到这会儿一般就该男人们上阵啦,他们力气大,那一笼好几十斤的面醒糕又重又烫,需要提溜着蒸布的四角快速拽出来搁在面板上,微微沾些凉水,快速揣起来,揣的慢了便会把手烫着。糕揣好了上面抹点麻油,黄晶晶的已很诱人,忍不住口水的就下手揪块面蘸点油搓个面棒吃起来。下面的程序就到全家上阵包糕了,还不仅是全家,有亲戚或好友邻也来帮忙,这帮忙也是相互的,这腊月里今天我家明天你家,是劳动也是欢聚,其乐融融。包好馅的糕揉成圆的放在高粱杆缝制的盖拍上,等着下锅油炸。在大家包糕的档口,女主人便开始张落大锅菜啦,一般是白菜(白萝卜)、粉条、豆腐,再烩点肉,等炸完糕的油锅熬大菜,再配几个凉菜就齐活啦。刚炸出的糕黄里透红,有的还吹起了泡泡,外焦里嫩,是老家人的最爱。除了这顿现吃,剩下的晾凉,装入冷房的大缸中冻起来,连同冻的腊八粥,冻的摊黄,便是这半腊月一正月的干粮,再有年三十还要多捞些米饭,盛在盆里放六个大红枣,意寓年年有余,六六大顺。正月里除了初一、初三、初五的饺子,十五的元宵,基本上是溜饭,也是为解放主妇,减轻她们的劳动负担吧。再回到腊月十八的炸糕,这顿饭吃完了,我的生日也算过了,饭桌上没人唱生日歌或祝你生日快乐,但年年如此,平常也快乐。

 

工作后尚未结婚成家的1984年夏天的一天,父亲从老家打来电话,说你姐姐生了,母子平安,你放心吧。我很高兴,但压根就没担心。感觉女 人生 孩子正常,平常。

生日快乐

待到两年后自己结婚怀孕,冬日的一天夜里有了阵痛,赶忙顶着寒风,踏着薄雪,几步一停的走进了医院,不紧不慢的阵痛持续了二天二夜,就是进入不了临产状态,这期间比我先来的,同来的,后来的,都生了。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大龄产妇,并发妊娠高血压症,难产,母子双双罹难。让听到我住院消息赶来的父母十分揪心,父亲赶忙到宣化将当妇产科医生的表姐接来,心中才稍稍有些底气。在又经历了一夜的巨痛后,凌晨终于生产了。但由于待产时间太长,严重缺氧,孩子生下时窒息不会哭,幸得表姐在,和医护人员一起速做人工呼吸,才听到他那声迟来的啼哭。感谢上苍啊!当护士端着孩子站到我的面前说,看清了,男孩。其实折腾了这么久本已疲惫不堪又加之近视的我,还真没看清。但这时男孩女孩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活着并且健康。

 

老话说养儿方知父母恩。此时我才领悟了姐姐身怀六甲,久痛不产又改剖宫,经历了双重磨难生下九斤大孩儿,产后父亲告知我她们母子平安,让我放心时是怎样的 心情 。再后来儿子渐渐大了,课余去学书法,那个叫铁棍的老师,不仅写得一手好字,国学基础也了得,还健谈。常常一边授业(教书法),一边育人(讲道理)。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告诉小朋友,过生日别忘了感恩母亲,因为孩子的生日便是母亲的受难日。想想还真是,哪个母亲生孩子不是游走在鬼门关。特别是在旧时代,医学技术落后,医疗条件匮乏,真是生死攸关。

 

现在孩子们过生日,蛋糕、礼物、烛光大餐,应有尽有,生日真是快乐啊。可是生产时的母亲呢,是快乐并痛着吧。快乐并痛着的还有母亲的父母,就象我和姐姐平安生产后,悬着的揪着的心放下后,为我们互报平安的父亲。

 

所以生日快乐时,别忘了曾经快乐并痛着的母亲,以及母亲的父亲和母亲。

 

愿天下儿女生日快乐!父母安康!

分享到:
来自 美文阅读网
原文地址 [生日快乐]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