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里的一场辩论赛

青春是一列轰隆隆日夜不停的火车,我们不能留恋路边的风景就中途下车,我们要等到适合结果的季节才能做出爱的选择。
  
  那段时间,街上流行莫文蔚那首《盛夏的果实》。
  
  班级里的录音机也总在课间里放这首歌。我们都喜欢哼上两句,尽管这是首忧伤的情歌,但我们都不在意,青春里有的只是对美好爱情的向往,没人当真。
  
  米倪不唱,可是她早恋,这是个极严重的事。
  
  伍老师阴着一张压缩饼干似的脸,扶了扶鼻子上的眼镜说:“咱们班有些同学过于早熟。这是个大问题啊。你们才多大,懂什么是感情?”
  
  我们全班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米倪身上。米倪的头快低到桌子下面了。
  
  我很替她难过。我知道喜欢一个人是无可奈何的事。我喜欢冯唐,超级喜欢,甚至我跟我同桌说的话里有百分之八十都在说冯唐。
  
  其实有什么可说的呀。不过是冯唐怎么那么聪明呢,次次都考前三名。其实我也不差啊,我也次次都考前三名。
  
  说冯唐怎么瞧不起女生呢,哼,等我给他点颜色看看。
  
  我同桌的眼神很特别地瞅我,她说:“卡卡,你该不是喜欢上冯唐了吧?”
  
  怎么会,怎么会呢?我像个初次上台表演的演员那样很紧张地假装生气了。
  
  伍老师的脸简直阴得就要下雨了,他说:“尤其是女生,要自重。自重懂吗?”
  
  班级里的气氛凝重得像一块果冻、我简直不敢大声喘气。我看到过米倪跟那个高个子的男生在校园里走,米倪的目光甜甜的,说话的声音好听极了,嗯,就像莫文蔚的歌,是喜欢和忧伤。
  
  米倪学习比我还好呢,真是没天理。
  
  伍老师继续说:“还有。咱们班的录音机课间放点积极向上的歌,比如……比如《学习雷锋好榜样》什么的……”我敢打赌伍老师肯定是五百年没听歌了。他这话一出,全班同学都笑了。有胆大的男生说:“老师,您说的歌上哪儿买碟去啊?”
  
  伍老师愣了一下,他说:“再不就别听,有那工夫出去做做广播体操不也放松一下胳膊腿吗?”
  
  天哪,我们跟伍老师之间那还叫代沟啊,简直就隔着一条银河。
  
  不让听《盛夏的果实》,我们发现找不到什么歌可以听了。别的歌好像都是在写感情的啊,而且歌星们好像清一色在失恋,都闲愁离恨的。
  
  没有歌听的课间,我们就八卦。说到米倪,同桌说:“米倪平时多文静啊,怎么会早恋呢?”我白了同桌一眼,我说:“文静跟早恋有什么关系啊?”同桌说:“米倪学习还比我好呢,真是没天理。”
  
  我再白同桌一眼,你倒是不早恋,你的时间都拿去睡觉还不够呢,看把你忙的,睡眠时间都够十六小时了。
  
  这回是同桌瞪我了,她狠狠地掐我,说:“咦,你怎么做起米倪的辩护律师了?”
  
  我不吭声。
  
  放学路上,米倪走在我前面。她有些心不在焉,前面来的卡车差点就碰着她,气得司机开门骂她。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我走过去拉开她。我们站在路边,她说:“卡卡,喜欢一个人有错吗?”
  
  路边的便利店里也在放着那首《盛夏的果实》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。喜欢一个人没有错,错在我们放错了季节。
  
  我跟米倪成了好朋友,她说:“如果我管不住自己,想去找他,你要拉住我。”我点头答应了。
  
  那个男生站在教室门外等米倪,我出去告诉他,如果喜欢,要等到秋天,生长在秋天的爱才会结果。
  
  我说这话时,冯唐从我身边路过。他看了我一眼,然后面无表情地走进了教室。我的心怦怦跳得厉害,我跟那男生说话变得语无伦次起来。
  
  放学值日时,冯唐塞给我一张纸条,要我放学后去阶梯教室见。
  
  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,冯唐说:“我听到你说的话了。但是,卡卡,我想告诉你,我喜欢你。”
  
  我的两只手握在一起,手心冒冷汗,心里却是欢喜的。半晌,我听到自己说:“我知道,我也一样。但是,青春很短,夏天也很短,一转眼就过去了。如果我们在路上流连着不走,将来,我们会后悔的……”
  
  太阳落山了,来阶梯教室里上自习的人越来越多。我很平静地走出了阶梯教室。
  
  隔天的班会课上,伍老师又唠叨起早恋的问题。他说:“这还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了,我听说咱们班两个成绩很好的同学又在给我来了个盛夏的果实……”
  
  伍老师还真不容易,居然知道了这首歌,看来他也在与时俱进。我轻轻地笑了。
  
  若是从前,我一定会羞愧地抬不起头来。可是,现在,我不会了。
  
  我这边平静了下来,米倪倒出事了。她跟那男生离家出走了。
  
  当然,没走多远,两天后被家人找到带了回来。
  
  米倪转学了。转学那天,她来学校找我。站在学校门口,她脸上的忧伤清晰可见。她跟我说,其实他们之间本来没什么,可是老师家长轮番地找他们谈话,他们便想反正都这样了,不如爱一场,结果却伤痕累累。
  
  我很想抱抱米倪,我从米倪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另一种可能,如果我一味地走下去,或者我会是另一个米倪。幸好,我跟冯唐止住了。
  
  青春是一列轰隆隆日夜不停的火车,我们不能留恋路边的风景就中途下车,我们要等到适合结果的季节才能做出爱的选择。
  
  米倪走后,我写的我跟米倪这段故事的作文居然被伍老师在班级当成范文念了。他有点激动,他说他从前太小看我们的自律能力了,他说,每个人都有青春岁月,那种感情很美,只是不要过界。
  
  那天课间,不知谁又用录音机放起了《盛夏的果实》。
  
  那个夏天没有果实。

分享到:
来自 美文阅读网
原文地址 [青春里的一场辩论赛]

相关推荐